无人欣赏,孤芳自赏。

♢Snial Garden♦

2016.2.6

  • 这只是我写给自己看的日记一类的东西,文笔真的不好,比散文还散文,无意阅读者请绕道。

  • 或许有一天有同学会发现我的真实身份,但也请不要告诉他。








       

  我想恢复那些我和L君的微信聊天记录,然而并不顺利,现在只能靠回忆记录下来了。还好我都依稀记得。

  我们总共也就进行过四次算是聊天的对话。

  第一次是零砂叫我问他拿cos返图,只聊了几句。

  第二次是我离开画室后,在朋友圈分享了一个有趣的游戏,叫【逗比人生】,是他先主动来和我讨论这个游戏的,第二天也在讨论,后来我又趁着这个势头分享了他一首歌,然后好像我发了一张挺恶搞的图片,他当时应该是以一种开玩笑的语气说了句走开我不要和你说话之类的,然后我回了句好好好,对话好像就这么结束了。

  第三次也是因为那个游戏,出了安卓客户端,我马上发微信告诉他。他说早就知道了,装了又卸载了。然后还说“你们又放假”,我“算放假咩”,“不算咩”,“好咯”。当时我跟着学校去罗岗集训,每星期六回来一次。

  第四次就是离联考前几天公布在哪栋楼考试的时候,他突然问我“你在哪里考”,我说在东区实验楼,“可怜的娃”,然后还说他和哪个哪个画室同学在一栋楼考啊什么的,总之就是语气挺欠扁(本来就很欠扁幽默的一个人)地说着我没有机会和他们一栋楼考喽之类的话(因为当时画室的人都知道我很喜欢这个画室,有些画室活动,比如烧烤,我参加不了会显得很沮丧),我当时就有点生气,我说“哦”“不错沃”“不稀罕”,最后太生气,直接发了“拜”给他结束话题,他发了个再见的动态表情。

  +还有一次我忘了,总之最后说了一句“放假记得扎双马尾来看我们啊”。

   说真的,至今为止我还是第一次喜欢一个人这么久,毕竟双鱼座嘛。

   离开画室那一天我不好意思和他道别,他出来见我坐在客厅,叫了我一声,说“XX,拜拜”,“拜拜”,是笑着说的。

   离开画室后的时候其实我还是喜欢着他的,但是期间我看到他微信和其他画室女孩子互动的时候我就开始胡思乱想,“他是不是喜欢上其他女生了?”“或许他其实没有喜欢过我?”。然后产生了一种想要从此把他忘掉的心情。

  后来罗岗集训有段时间喜欢了一个长发男助教,是校友也是师兄,我以为可以一直喜欢下去,但是还是很在意L君。

  现在我又重新回到画室备战单考,我想着我不会对他有什么感觉了,但是我又再次喜欢上他。虽然现在偶尔也会嬉笑打闹,但更多的则是沉默,见面也不会打招呼,我是那种不太主动的人,我怕主动,他好像也是,他是金牛。我现在真的很怀念离开画室前的那段日子,我是在离开画室前几天的时候才真正能稍微顺利和他交流的,能主动和他搭话,虽然还是有点害羞。

  Wish we can turn back time

  To the good old days  ——Stress out

  十月是摩的的谎言。

  我会记得他在画展上给我递的蛋糕,

  在我身后和别人的一次对话-“那你能背得起她吗”“当然啦那么纤细”,然而我身材并不好,

  在晚上小吃吧玩UNO观察我脸色出牌不让我赢,

  在画室播歌互相假装是对方在播歌混淆同学视听(因为我们喜欢的音乐风格很像)。

  等等等等。

  如果我能够再主动一点就好了。

  我想我可能暂时不会表白,怕吓着他。

  在这件事上,我很后悔跟学校去集训。

评论

© ♢Snial Garden♦ | Powered by LOFTER